Wendy

王杰希与金桔柠檬

你LS我:

“王杰希沉默地看着眼前那杯金桔柠檬里的金桔张大了嘴嚎叫,吐了一串气泡出来。他知道许斌看不见这些,或许只能看到气泡。”






++


许斌终于走了,王杰希把金桔柠檬的杯顶撕开,把金桔拨拉出来,两个指头捏着。


4cm的金桔是多话的品种,这时仍然不知死活地嚎着。


王杰希就看着金桔,生生把它捏爆了。




扁成一坨的金桔被扔到了垃圾箱里,在那里凄厉地叫。王杰希拿着剩下的饮料出了门。


柠檬片漂在水面上,大气也不敢出一声。




第二天训练的时候,大家莫名其妙地看着王杰希突然站起来,出门倒了个垃圾,回来接着训练。


队长太神秘了,他们不懂。




++


金桔这个物种是偏吵,有点像联盟里他某位普通同事。


所以掐金桔的震慑效果也特别的好。




高英杰问:“队长,这个是什么花啊?”


王杰希没马上回答;他只是盯着那朵花。


这是朵不懂行的花,有眼不识王杰希这座泰山。不管旁边的花怎么给它使眼色,怎么用胳膊肘捅它,它也不理王杰希。


王杰希于是摸出一个金桔,悬在花的前面。


他当着花的面把金桔捏爆。


……花哆哆嗦嗦地说:我,我是朵凌霄……




很好。王杰希对它点点头。“这是朵凌霄,”他回答高英杰。




王杰希的名声又传开了。


人家是掐指一算,他王杰希是掐金桔。




++


邹远自己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这么怕王杰希,尤其是看见王杰希捏爆金桔的时候,他能感到一阵发自骨骼深处的战栗,简直整个人都发起抖来。


于锋发现了这个古怪的弱点,于是开始了针对邹远的适应性训练。


他买了一袋子金桔,从里面拿出一个,在邹远面前晃晃,然后在他面前捏扁。


捏了三十个以后,他问邹远:“你觉得好点了吗?”


邹远觉得自己没法告诉他:你又不是王杰希,你捏金桔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啊……


于是他说:“嗯,好一点了。”




他老老实实地看着于锋捏了一百个金桔,手指头都捏红了。




++


郑轩其实是多少能听见一点声音的体质。


但是他既听不懂金桔和花在说什么,又微微弱弱的听不清,所以他觉得自己是个一天到晚耳鸣体质。


只有王杰希掐金桔的那一刹那,世界会有一刹那的安静。




大家惊恐地发现,王杰希掐金桔的时候,邹远躲到一边也就罢了,郑轩那表情根本就是醉了。




郑轩也不知道金桔到底有什么魔力,于是于锋给邹远特训的时候,他申请旁听。


结果世界还是一样的嘈嘈杂杂。他不知所谓地看了一会,就困着了。




++


不同物种也有不同的特性,比如吵闹的金桔其实是比较甜的,而懒得说话的柠檬却不怎么酸。


整粒的东西一般都比较讨厌。许斌有次买了珍珠奶茶,吵得王杰希操作鼠标的手都抖了。




后来王杰希跟着许斌一起去奶茶店。


“队长你喜欢绿豆味吗?啊好,老板,来杯绿豆冰……”


“……沙。”


王杰希在后面坚定地说。


“……有什么区别吗队长……”


“沙。”


沙。


杀。


杀。


杀。


许斌是不知道,三平米小店面内所有的绿豆此刻牙齿都打着战。




++


对于王杰希来说,中药是最友好也最高级的物种。


金桔那个水准只是单纯的吵,花大多能自报个家门,到了中药的级别,已经可以跟王杰希做智慧生物的交流。


王杰希宿舍里养着一盆王不留行,可以跟他讨论战术。




王杰希有事临时回家,跟队员们交代:“帮我照看好王不留行。”




王杰希归队的时候,见王不留行连盆被供在一张香案上,前面点着三根香,青烟袅袅,香炉旁边放着小瓷盘,里面放着……一盘金桔。


王不留行泪流满面:你可回来了,我快熏死了……还有你快把这些金桔掐死…………




++


“大多能自报家门”




张佳乐至今无法抵御见到王杰希之后第一句话只能说“我是张佳乐”的不可抗力。尤其是他手里有金桔的时候。


王杰希每次都回答“我知道”。




七赛季决赛开场前两队队员握手,王杰希握到邹远那里,邹远突然ΣO_O说:“我叫邹远!”


王杰希有点?,没往心里去。之后看正式上场的阵容也并没有这孩子,有点??,但依然没往心里去。





评论

热度(30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