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ndy

【楼诚现代AU】【千秋岁引】十八、醉垂鞭(下)

凤檀钗: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 阿诚站在明楼的办公室里,看着日历,四月二十日。这个年份,这个日期,不是大哥被刺杀的那天吗?


 


        他永远记得这个日子,十一点钟的时候,他接到朱徽音的电话,截获密电,有人要在梧桐路刺杀明楼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他内心深深地不安……


 


        他也忙驱车到梧桐路,一路上他脑子如同灌了浆糊一样,闪过不同的画面,他永远忘记不了,他到了梧桐路时,场面已经一片混乱,他眼睁睁的看着大哥身中三枪,倒在车旁,他能感觉到,大哥在闭眼之前,往他这边的人群中深深凝视了一眼……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阿诚想跑出去,抱住大哥,却没想到后面有人紧紧拉住他,他回首,竟然是黎叔:“这是个圈套,你过去就跟着暴露了!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警察局和七十六号联合调查这次的事件,最后定性为爱国人士有组织刺杀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阿诚听到这个消息,在共产党的地下窝点摔了个杯子:“狗屁的爱国人士刺杀!普通的爱国人士能用上勃朗宁?!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亲自为明楼发丧,葬入明家祖坟,大姐已死,明台明面上已经故去,他身份不尴不尬,除了收拾了黄金和美金留给明台外,其他需要经营产业都给了大房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明楼发丧那一晚,他喝了许多酒,睡了整整一天,就连黎叔都会以为他会一蹶不振,没想到第二天他就准时出现在政府办公厅,新的长官刚刚上任,是一个叫汪海遥的中年男子。阿诚本以为新长官上任,他会被调离岗位,没想到汪海遥的却亲切的接见了他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“素闻明秘书长精明强干,还望以后合作无间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新长官伸出来的右手,阿诚毫不犹豫的握了上去,尽管他知道不管哪一方都在计划让他迅速转移以策万全,尽管他知道大哥也希望他转移到安全地带,但他不会转移,到底是哪方的人制造了这场血案,他必须弄个明白!


 


       他驱车到梧桐路附近,正好在车子驶入梧桐路附近截住了明楼的座驾,对方看形势有变,竟然还要强攻,这次明楼不再是孤军奋战,阿诚的枪法又是一流水准,明楼不过受了点小伤,性命无碍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回到家里,他扶着从医院处理好伤口的大哥回到清冷冷的家里,一边在厨房里做着适合大哥吃的清淡的实物,一边泪流满面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明楼不过是想来厨房看看阿诚做了什么吃的,却看见阿诚对着炖锅泪流满面,他问阿诚怎么了,阿诚只是擦干眼泪,摇摇头,什么都没说……




      ……




       人生八苦,爱别离苦。他只愿大哥能健健康康的活着,他能永远和大哥并肩而立,暗夜同行……


 


      ……


 


     “阿诚……第三针了……”汪曼春看着再次出现反应的阿诚,知道鱼已上钩,“再往后……可就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了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


      大门开了,桂姨提着行李箱,风尘仆仆的站在门外,喊着:“大小姐……阿诚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阿诚手里拿着京胡,却不知应该怎么办,明镜看二人僵持着,出演打圆场:“阿诚啊,时过境迁,你就原谅桂姨吧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他没想到,那个曾经要虐杀他的人,他以为再也不会看见的人,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,他既不想顶撞大姐,又实在不想看到桂姨这个人。他把京胡放在椅子上,作势就要上楼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诚,站住!”明楼看了阿诚要走的架势,拦住了他“不应该你走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明楼上前两步,将阿诚护在身后,用手指着桂姨骂道:“滚,滚出去!”


 


      “明楼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“大少爷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明镜和桂姨的声音同时响起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八年前,你离开明家的那天起就应该知道,明家再无你的容身之处了。”明楼言辞犀利,换上了一副极有威势的面孔,“你虐打了阿诚这么多年,是,你逃脱了法律的制裁,但你的良心没有难安过吗?你现在竟然还有脸回明家!还有脸叫阿诚的名字!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桂姨没想到,大少爷会反应那么大,她有些慌了,忙跪了下来哀求道:“大少爷,大少爷您行行好……我老家的房子没了,我日夜操劳落下一身的疾病,医生说如果不好好治疗会瘫痪的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明镜越发的不忍心,有些责怪的看着明楼和阿诚。


  


      “你不必在这里可怜兮兮的,这套对大姐有用,对我没用!我是绝不会容许你留在明家的!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明镜有些着急,也上前一步,和明楼并排而立,侧身对他说:“明楼,阿诚都没那么大反应,你这么激动做什么?再说这大过年的,你要她往哪里去?不如就让她在家里先住下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阿诚也有些惶恐,大哥竟然为了他顶撞大姐,他心下难安,开口劝道:“大哥,别和大姐争了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你别管!”明楼回首,斥了阿诚一句,却让阿诚莫名感到温暖和心安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大姐,你让阿诚怎么说话?他顶撞过你吗?”他看了看桂姨,“这个女人,心狠手辣,十八年前我就说过,阿诚从此和他再无关系!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这天寒地冻……”明镜还想说什么,却被明楼打断,“大姐,阿诚是家里人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是家里人,姓明,叫明诚。难道要为了一个外人,而伤了家里人的心?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阿香,开车陪桂姨到旅馆去,明天就去买火车票,送她回苏州老宅。”明楼吩咐道,又看了看明镜“我知道大姐每个月都给你寄钱,明家不在乎这点钱,我另出一份给你,不要说我明家不体恤老仆。我只有一点要求,你从此之后,老老实实在老宅呆着,不要再踏入上海一步,不要再踏入明家一步!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……


 


       人生八苦,怨憎会苦。他只愿和桂氏死生不复相见,命运牵连却偏让他两世都经历一次这样的痛苦……


 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 


       阿诚再次睁眼的时候,望着从高处小窗里透进来的明媚的阳光,他有一种彻彻底底脱力的感觉,身上的伤痛对他已经是一种巨大的折磨,和心中的伤痛与疲累犹如大海之水,一遍又一遍的拍岸而来……


 


      “汪处长……再给我……打一针吧……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但愿长醉不复醒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第十八章·醉垂鞭·完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不管醉垂鞭的本意是啥,我在这里的意思是沉醉在敌人的武器下……


阿诚宝宝三个梦终于完了!!!!


下章虐大哥下章虐大哥下章虐大哥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!!



评论

热度(158)